Fools.

Stupid.

记录。
开始画画了,很乱很杂。

【0215】W

*偶像私设
*较雷
*注意食用


安可部分结束后,015趁着舞台的灯暗下的时候大口呼吸起来。因为那个热情高涨似乎永远不会疲倦的队长的缘故,她们已经多唱了两首歌了。除了队长外的所有成员都几乎快透支,就连015这个副队长也有点吃不消。
她抹掉了鼻尖的汗,手无力地垂下,然后又不知道与谁的手背相碰了,冰凉的触感迅速经过神经被全身感知。
再下个瞬间她的手就被握住了,当对方修长的手指伸进指缝间时,015便知晓那双手是谁的了。
观众的尖叫随着灯亮起的时候骤然响起,其中女粉的叫声已完全掩盖了男声。而那缘由只不过是看到了0215的十指相扣。
015讨厌0215这串数字的程度就跟别人指着她的脸嘲笑她的发型说她是非主流的程度是一样的。因为这串数字就代表着——她与那个万众瞩目的女人是一对儿,而且她是在下的那方。可其实她有时候也没那么讨厌这种关系,或许在深层意识里她还是稍微有一点欢喜的,嗯,这稍许有些矛盾。
即使如此她仍是得维持团队的关系和迎合粉丝们所喜爱的她们之间的表面关系,于是015不动声色的打算从02的手中逃开。
只要假装害羞的样子就可以了。015悄悄地退到了后排的196身边,甚至不敢用正眼去看刚刚站在她身旁的那个人。
从这个女人进入她生活的那一刻开始,她就变得奇怪了,她现在只想逃离所有与这个女人暧昧不清的场合。
退场后经纪人的慰问永远只有对队长一个人。并非是黑幕或是后台关系,只是单纯的吸引力,那个蜂蜜般香甜的女人总带着一种强硬的气场能把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她身上,像极了一只高傲的女王蜂。所以经纪人的态度是情有可原的。
湿透了的舞台服黏在手臂和大腿上,头顶上白织灯的照射也让有些疲倦的015觉得躁热,更让她不适的是喋喋不休的经纪人。她是一刻也不想待在休息室里听那个肥头大耳的经纪人的屁话了。
于是她逃了出来,假借着上厕所的理由来到了天台。
哟,今天也把我的示好当作垃圾一样扔掉了呢。015坐在地上靠墙,凉爽的风拍打着她的头和脸颊,她因为舒适而打起盹来,却在蜂蜜的味道渗入空气被她一并吸入鼻腔时清醒。习惯了黑暗的眼睛能够清楚地看到不知何时已经走到自己身旁的02。015看到她也仍穿着演出服,猜想兴许是跟着自己上来的。
如果可以的话,今后请你不要再做这类事情了。015起身,拍了拍屁股上的灰,指着手背对02再次强调。我不喜欢被人调侃。
明明是真心的还被这么对待了,我有小情绪了呢。02自顾自的说起来,语气生动到015忍不住想殴打她的冲动。我说——你不要老是躲着我嘛。你不是喜欢我的吗?
我哪里有?!015发出了难以置信的叫声,顺着脸颊,耳根子也红透了。是的是的没错,不可否认的是她确实喜欢02,还是一见钟情的那种。015想此时她的脸一定红透了,因为吹在她脸上的晚风变得更加凉爽了。
世界上会有自己喜欢的人刚好喜欢自己这么巧的事情吗?015不信。于是她拿02对她的示好只是一种玩笑,她觉得02随口的玩笑话对自己来说是种折磨。
她被拉住了,在她跨出天台门口的时候。
别逃避我。02的脸在她眼前瞬间被放大,手臂上加剧的力道同话语一样强硬。

Just dream.

#IbxMary
#慎入(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我做了和往常一样的梦,开头依旧是那幅沉入海底的景色,而梦的真实感却到了就连耳朵灌了水的恍惚感至今都仍未消散。
我走神的时候经常会做这样内容相同的梦,噢也不叫梦,和幻想差不多。
内容大致都是我沉入海底后,一个女孩拉着我跑在没有尽头的走廊上,褐色的长靴不时从绿色的长裙下露出边角来,她金色的发丝每每扫过我的脸颊,酥麻感便会传遍全身,再然后我就又醒了。
“Ib,你怎么啦?”
“……”
我还没有缓过神来,于是对内心提出了'为什么我对面是吃着马卡龙的Garry?'这样的疑问。
或许这边才是梦吧。
下一秒额心传来的疼痛一下就让我清醒过来明白我所看到的Garry并不是幻想。而我今天是赴约来陪他喝下午茶的。
“……好痛。”
“谁让人家跟你说了那么久你一个字都没听进去嘛!”
唔,确实如此,我又走神了。
我用指尖轻轻触碰额心,现在那里已经完全感觉不到痛了。
“所以,Guertena的画展,最近又要开了,朋友给了我两张票,Ib你想再去看看吗?”Garry指着传过来的宣传单说道“和我一起。”
“Guertena……?”
我对这个单词感到熟悉,却不解自己为什么会觉得熟悉。
困惑的同时,我顺着Garry的指尖往传单上看过去,上面印着的美术品真的就像是深海一样,令我感到头皮发麻,我索性把宣传单推还给了Garry。
“我们相遇的地方也是在Guertena的画展上哦。再去看看嘛,说不定这次Ib就能理解画的含义了呢!”Garry笑呵呵的收起了我推回去的那张传单,像是在笑我刚才的畏缩样。
我不想见他笑就低下了头,红茶中映出了我的模样,我皱着眉敲了一下杯口,水纹驱走了我那张淡漠的脸,我对此感到欢喜,于是就将它端了起来。“那就去看看吧,那个Guertena画展。”
“好!”
我一边喝一边去看Garry的反应,他看起来好像很开心。
红茶还是温的,甜的和苦的味道搅在了一起。这是Garry的极力推荐,或许大人的口味和小孩的不同吧,我无法理解它的哪里好喝了。也不是讨厌,但说不上喜欢。
·
“人不是很多呢。”Garry牵起我的手朝我笑了笑“这样握住人家的手的话Ib就不会走丢了喔。”
虽然这样牵手是件让我觉得害羞的事情,但Garry一副不愿意放开并且很开心的样子也使我难以拒绝。
比起我,Garry更像是小孩子呢。
Garry喜悦的表情让我有了这样的想法,而想象了一下和我同龄的Garry的样子后我又冷不防地噗的一声笑出来。
“噗,紫菜...…”
“Ib你也觉得这幅《倒挂的男人》很奇怪吗?”
我啊了一声,抬头去看他所说的那幅画。
这什么......看不懂。
“Garry你看出他想表达的意思了?”
“不,完全没有,我上次来也没懂。”
Garry挠了挠头,手来来回回的摸下巴。
我看了看四周,整个美术馆里好像就仅有我和Garry两个人一般,稀少的可怜。
我突然想自己去看看,于是趁Garry对那幅画观察的正专心之际偷偷的离开了。
·
这些所谓的艺术品都很奇怪,没有头的三个女人模型叫做无个性。
'难道是因为没有脸、没有表情所以才叫无个性吗?'我皱着眉离开了无个性的艺术品前。
走到一个拐角的时候,我看到了一朵巨大的黄色的玫瑰花,我的脚就像是无法控制一样,双腿强硬的让我停留在那里。
说不出它有什么异样感,也更不用说有在哪里见过它的熟悉感,可我的身体就是莫名的十分在意它。
“你喜欢它吗?”
一个女孩跟我搭话。
我转过去看她,她和我幻想的女孩简直如出一辙,就连身上散发出来的都是相同蜡笔的味道。
“你喜欢它吗?”
她朝这边看过来,兴许是见我没有回答,于是就问我第二遍。
我打量着她,视线从褐色的长靴,绿色的长裙开始一直到她樱色的唇,金色的发尾,最后停留在她那双蓝色的眼睛。
那双深邃的眼睛似乎有让人变得实诚的魔力,使我禁不住脱口而出喜欢二字。
她听了我的回答后,双手背在身后,朝着我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我也喜欢!”她顿了顿,又指着我说“但是我更喜欢红色的。”
她笑起来的样子真的就像一幅画一样。我在心里感叹。
“我叫Mary。”
“你怎么不说话?”
(失去脑洞 可能会断断续续的更 应该会写完。)